当前位置: 主页 > 合作伙伴 > 美女裁判完成克鲁斯堡首秀 波兹洛娃:女性也可内容

美女裁判完成克鲁斯堡首秀 波兹洛娃:女性也可

2019-07-16 06:21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在前往世锦赛执裁之前,保加利亚美女裁判黛西斯拉法·波奇洛娃早已意识到:当斯诺克裁判不单单要数学好。

  在德国柏林的Tempodrom剧院看场斯诺克比赛,吃香脆的薯片或许不会被抓到驱逐,因为2500名观众人手一杯啤酒时刻在欢呼庆祝,几乎每杆不错的球都会得到热烈的掌声。

  相比于斯诺克比赛,德国大师赛更像是一场音乐会。而今年的这场“音乐会”的最终章,由一位女士掌控全场。在凯伦·威尔森和大卫·吉尔伯特集中尽力思考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彻整栋建筑,那个人就会得到当值主裁波奇洛娃的严厉警告:“安静!”

  保加利亚人如此诠释这一举措:“我们必须表明态度,这不仅是管控观众,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向球员表态:我们具备管控全场观众的能力,他们可以安心把注意力放到台面上。”

  波奇洛娃首次执裁世界斯诺克赛事是在2012年,经过多年的职业赛磨练,她在今年首次入围世锦赛的裁判名单,成为史上第五位执裁世锦赛的女性裁判。

  她说:“我走出场的每一分钟都是奇妙的感觉,这是每个裁判的梦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这次机会好好享受。”

  她在家乡保加利亚斯利文长大,是一位美式台球爱好者,为了斯诺克裁判梦,她选择去往首都索菲亚。这些经历让她知道,自信、专注和把控是高压力工作所需的最关键因素。

  这项工作并非只是当着观众的面迅速把球拿出归位,还要和球员建立联系,让他们相信自己的判断,这点是出现分歧时至关重要的。

  “我理应和球员站在一边,裁判不是机器人,可能会犯错,他们会因此不高兴。”波奇洛娃谈及裁判和球员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如何处理,作为裁判我会相信自己的裁决,并尽力让他们理解我的意思。”

  “通常来讲不会我们之间不会出现太大的争论。只要他们了解你、相信你,一切都会简单得多。”

  26岁的她认为其他运动在某些方面可以向斯诺克学习,比如斯诺克在没有性别门槛的顶级职业赛事中愿意去聘用女性裁判。2010年,英超联赛任用西恩·玛茜作为助理裁判在当时是个大事;艾米丽·毛瑞斯莫在2014年成为安迪·穆雷的教练也引起很大关注。

  即便如此,在大项运动中,女性还是很难在管理层取得突破。

  自2001年米凯拉·塔布高调加盟世界斯诺克裁判团队以来,斯诺克迎来史上发展最好的时期,女性裁判也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多。

  “在米凯拉加入之后,一切都变了,”波奇洛娃表示,“每个人都能在电视上看到她,全世界的女性都在想:‘我也可以,既然我真的喜欢,为什么不去做呢?’她告诉全世界的女性:相信自己,尝试去做。”

  身高一米六的波奇洛娃表示一开始难免有疑问,但女性也有自身的优势。

  “可能一开始很难,因为他们不知道我能力如何。”波奇洛娃回忆当年刚加入的情景,“我刚20岁,他们看我是个小女孩,并不是很信任我,但这一般前几场比赛会是这样,只要你正常表现,你是男是女都没什么所谓了。”

  “只要你足够好、足够专注,他们就会懂你。女性也有优点,比如遇上什么事,我作为女生微微一笑,他们就不会过分找茬,会试着对我们态度好点。”

  在斯诺克之外,波奇洛娃还是一名景观建筑学的硕士,为一些家庭打造过3D家居视觉效果。不过斯诺克才是她的主要目标,而在谢菲尔德的克鲁斯堡剧院,她迎来职业生涯的第一座里程碑。

  她来过克鲁斯堡,只是这次她得到了在全世界数千万电视观众的注目,戴着象征廉洁、公平、公正的白手套,与世界顶级球员同台。

  “这跟平常的场地截然不同,因为场地很小、很局促,你离球台很近,还能看清人群中的每一张脸。观众和球员、球桌、裁判离得都很近,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真是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那么她首次站在最高殿堂是如何保持“高贵冷艳”的呢?

  “一切都自动设置好了,比赛一开始你便专注于台面,忘了周围的一切。”波奇洛娃如此描绘执裁世锦赛的经历,“你忘了观众,忘了周围人,当然要是有噪音你不能忽略,得去管,其余时间你只需要看着球台。”

  “希望有一天我能以主裁判的身份走进克鲁斯堡的决赛场,还是一步步来吧!”

  来自 世界斯诺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