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合作伙伴 > 埃弗顿与斯诺克:跨越半个世纪的热爱内容

埃弗顿与斯诺克:跨越半个世纪的热爱

2019-07-16 03:15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一本杂志,一写就是48年;一支麦克风,一生愿为“斯诺克之声”。

  现年81岁的资深记者、评论员,“斯诺克之声” 克莱夫·埃弗顿于日前受封大英帝国员佐勋章(MBE),授勋仪式将择日在白金汉宫举行。

  尽管曾做过壁球球员经纪人,打过郡级网球比赛,为足球、橄榄球和网球比赛撰写过报道,埃弗顿的最爱无疑还是斯诺克,而且爱得真挚,爱得深刻,爱得长长久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我把我的生命献给了斯诺克”。

  年轻时的埃弗顿是一位优秀的英式比利球员,赢得过英国16岁以下和19岁以下比利冠军,以及5次威尔士业余比利锦标赛冠军。他曾两次打入世界业余比利锦标赛半决赛,最高排名世界第九。

  他也打过一段时间的斯诺克,在1981年转为职业选手,个人最好成绩是排名赛32强,最高排名为世界第47位。

  还在打英式比利的时候,埃弗顿就开始撰写斯诺克赛报和各种人物故事。1971年1月,他创办了《Snooker Scene》月刊,见证了斯诺克四十余年来的发展脚步,记录了几代球员的成长历程。克莱夫笔耕不缀,亲力亲为,一写就是48年,至今仍未停歇。

  同样是在20世纪70年代,在一次非正式试镜之后,克莱夫·埃弗顿得到了在电视上担任斯诺克评论员的机会。从1978年开始,克莱夫成为了英国广播公司斯诺克评论员团队的一员,他的声音伴随着斯诺克历史上众多值得纪念的经典画面一同传入了千家万户。

  久而久之,评论员埃弗顿被球迷们亲切地称作“斯诺克之声”。就在今年3月,81岁的“斯诺克之声”还在麦克风前见证了罗尼·奥沙利文在球员锦标赛最后一局比赛中打出的职业生涯第1000杆破百。

  和大多数评论员的“随意聊天式”评论不同,埃弗顿的评论风格或许可以用“死理性派”来形容,他博闻广记,又热爱钻研,各种比赛数据信手拈来,具有很强的分析性和专业感。

  他的这种“死理性派评论”还蔓延到了语言形式上——一定要正式、优雅,一股浓浓的“英式老干部风”,比如:“适才换了一颗新皮头的奥沙利文,面对如此窒碍难行的局面,竟然仍能行云流水地完成破百。”

  为了保证评论的公平公正,埃弗顿总是用姓氏而非名字来称呼球员,他也因此受到了许多顶尖球员的尊敬和喜爱。

  不过,个人形象近乎完美的老牌绅士埃弗顿也不可避免地遭遇过可爱的小尴尬。在一次评论工作中,他和丹尼斯·泰勒一起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两个人笑得停不下来,一度中断评论。

  2007年世锦赛期间,他因为浴室滑倒摔断了臀部,错过了约翰·希金斯和马克·塞尔比之间的决赛最后两阶段。

  2007年9月,埃弗顿出版了自传《黑色喜剧和球坛奇才:斯诺克世界的内幕》,他在书中谈到了过去30年中一些知名球员在赛场外滑稽和荒唐的故事。

  除此之外,他还撰写了超过二十本斯诺克和比利相关书籍。2008年世界锦标赛,埃弗顿在谈及罗尼·奥沙利文的心理问题时透露,他也曾遭受过抑郁症的折磨。

  2009年开始,埃弗顿从英国广播公司的斯诺克评论席中逐渐退出,个中原因众说纷纭。但很快,他又活跃在独立电视公司(ITV)、天空体育(Sky)、欧洲体育(Eurosport)等平台的评论席上。

  2017年,他入选世界斯诺克名人堂,至今仍是获得这一殊荣的唯一一位媒体人。

  2019年6月8日,女王生日荣誉名单出炉,克莱夫·埃弗顿名列其中,荣获大英帝国员佐勋章。

  受封后,埃弗顿再次向斯诺克“表白”,并将这一荣誉视作国家对其工作的认可:“我爱斯诺克,如果不是因为爱,我不可能这么多年来始终从事这项工作。我很高兴我的工作通过获得员佐勋章的方式得到了认可。”

  “我为我48年来在《Snooker Scene》杂志上投入的工作感到骄傲,因为它这是一本记录性质的杂志,每项运动都需要这样的杂志,我也因此获得了参与竞争员佐勋章的机会。”

  世界斯诺克总裁巴里·赫恩评价道:“我们非常高兴克莱夫能获此荣誉,他为斯诺克服务数十载,非常伟大。两年前,我们将克莱夫的名字加入世界斯诺克名人堂,以表彰他对这项运动的贡献。我们希望他在未来的几年里能够继续担任评论员和记者。”

  “很少有人能像克莱夫这样在过去长达60年的时间里一直热爱斯诺克,并愿意为之奉献一生。他是一名优秀的球员,是公认最优秀的体育评论员之一。员佐勋章是他应得的荣誉,让我们祝贺克莱夫!”

  ——世界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

  来自 世界斯诺克

推荐阅读: